父母的晚年照顾与后事安排

父母的晚年照顾与后事安排,是身为成年子女的我们不可逃避的责任。我们必须知道如何面对,并做好充分的准备。

鲍勃: 今天的帮助,明天的希望,欢迎收听《今日家庭生活》节 目。我是鲍勃,节目的嘉宾是丹尼斯。

今天我们的丹尼斯要和我们分享他对父母的一些回忆,以 及身为子女,如何照料父母的晚年生活并安排他们的身后 事。

丹尼斯: 我的父亲于 1976 年死于突如其来的心脏病,享年 66 岁; 母亲今年高龄 90 岁过世,死于阿兹海默症。 这是两种不 一样的经验,一是没有机会说再见,另一是不停地说再见。 因为,早在我母亲被诊断为阿兹海默症之前,每次我去探 望她时,我总是怀疑那可能是最后一次看见她。所以,我常会想,怎麽才能活得无怨无悔?特别是当我们想要孝敬 双亲时。

鲍勃: 你父亲六十多岁过世时,一切发生得那麽突然,这是否会 让你想确保与母亲之间的一切都安排妥当?

丹尼斯: 那是当然的。虽然我其实不只一次向父亲说我爱他、感谢他并以他为荣。但是,他突然辞世,我来不及向他道别, 还是令我心生遗憾。因此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尽我所能地 以各种方式让母亲知道我爱她。

鲍勃: 身为儿子,在双亲年迈时,你觉得有照顾他们的责任,这 是从你父亲身上学到的,是吧?

丹尼斯: 是的。记得我小时候,父亲会在傍晚时散步到他的母亲家, 探视他的母亲。有时我会和他一起去。我们坐在那,没有 太多交谈,也没什麽娱乐可言,有的只是父亲尊敬他的母 亲那样的气氛。那影像深深地印在我心中,我也因此学到 我必须尊敬我的母亲、必须探望她。事实上,令我最挣扎 的是,母亲住的地方距离我家有四小时路程之远,我不晓得多久一次去探望她才足够、才算是尽了责任。

我想做的只是确定我和母亲之间保持紧密的关係,让她感 受到我的关爱,知道我会回家探望她、打电话给她、写信 给她。她把我寄给她的每封信、我的孩子们的字条和图画, 都放在卧室梳妆台的最上层抽屉里。同一封信她不知重复 读了几次。我想这显示了我们人生的晚年会是多麽孤单, 以及身为子女,保持与父母完好的关係有多麽重要。

鲍勃: 你的母亲守寡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她适应寡妇生活吗?我知道她一直很独立,还是住在同一个屋子里,是吧?

丹尼斯: 是的。她是位了不起的女性。她独立、勤奋、足智多谋、组织力佳、不屈不挠。从家庭价值的角度而言,她是个伟大的女性。她给我灌输了家庭的概念,以及拥有一个家庭 的意义是什麽。

她独立且意志坚强。但是这优点在她人生后期反而成了阻 力。因为当我们要帮她时,她总会说:「我可以自己来」、 「我可以照顾自己」。

鲍勃: 你是否和她谈过老人社区、安老中心、或是搬去和你同 住?你有考虑过这些选择吗?

丹尼斯: 当然了,能想得到的都和她谈过了。但是她是个挺固执的 老人,她清楚地告诉我,如果可能,她要待在自己的家。 所幸我的兄长和兄嫂与母亲住在同一个社区,有了他们的 帮忙,我们才能完成她的心愿。

鲍勃: 你是否想过你的晚年生活?你母亲的选择,是否影响你对 自己晚年生活的安排?

丹尼斯: 那是当然的。事实上,在准备母亲的葬礼时,我们已经和 孩子们讨论过我们希望怎麽安排我们的老年生活,以及他 们可以怎麽处理我们的后事。我认为我们必须让孩子们知 道我们希望他们怎麽做。

然而,讨论这麽细节的部分可能会让家人感到为难。因为 我们担心会冒犯彼此。但是这些是我们作为家人必须要讨论的事情,因此你才能知道当你或你的双亲寿终时,该如 何达成你或他们的愿望与需求。

鲍勃: 你何时开始注意到你母亲的能力和健康渐渐地走下坡?她 进入人生最后阶段的早期徵兆是什麽?

丹尼斯: 在 2001 年二月,我去探望她时,注意到她在为暖气设定 温度时显得很困惑,并抱怨她的电话不能拨打我的号码。 此外,我看见在通往卧室的玄关地毯上有一些髒污。我问 母亲那是什麽,她告诉我那是水管工人弄髒的。我后来发 现其实是她的膀胱控制功能出了问题,她需要看护照顾。 我只看过一间安老中心,不过,那是我不会想把母亲送去 的地方。后来我明白其实还有许多很不错、很高级的安老 中心可供选择。但是,在和兄长讨论了之后,我们是请了 全日看护在家照顾她,直到她临终。

鲍勃: 你是说在她家?

丹尼斯: 是的。一开始,看护只是一天来几个小时,到最后变成全 天二十四小时看护。那些照顾我母亲的女士们是我所见过 最懂得关心、最有爱心的人群之一,他们给了我的母亲最 好、最完善的照顾。

鲍勃: 请全天候的居家看护是很昂贵的决定。

丹尼斯: 没错。幸运的是,我的母亲存了足够的钱,所以我们可以 做这样的安排。我其实很想带母亲回家住,但是她并不想 住在我们家。她喜欢有个安静的地方,可以一个人好好地 休息。

鲍勃: 每次你决定去探望母亲时,就像是狠下心把芭芭拉和孩子 独自留下,是吧?

丹尼斯: 没错。确实会有那样的挣扎,特别是对住得离父母很远、 必须长途跋涉的人而言。但是我从未听过芭芭拉抱怨我又得回家探望母亲。我感觉在整个过程中,芭芭拉都支持着我,这让探亲旅程变得愉快些。

鲍勃: 是的。你问心无愧。你不曾去想这让你的情绪受多了少折磨,或是你的婚姻关係和亲子关係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

针对父母的晚年生活照顾和后事安排,你会给和你有相同 处境的子女什麽建议?

丹尼斯: 首先,我会把兄弟姐妹找来,讨论需要的安排或计划,例如谁愿意做什麽、每个人应该做的事,以及我们对彼此的 期望是什麽。我认为对年迈父母的照顾安排,可能造成兄 弟姐妹之间的紧张关係。因此,在危机出现之前,就应该 建立良好的沟通管道。

其次,我会和父母沟通,了解他们年老时,希望你为他们做麽,像是安老中心、和子女同住,或是居家看护,以及 什麽是我们可以提供、什麽是我们做不到的。我也会谈谈葬礼。我会在他们意识还清楚时,问他们喜欢什麽歌曲、 希望什麽样的葬礼形式。写下来和你的父母诚恳地谈谈。

第三,当父母年老时,你必须保持和父母之间良好的沟通, 因为年迈的父母可能会为子女的婚姻关係带来压力,不论 是住得远,像是我处理我母亲的问题那样;或是住得近, 像是我兄长和兄嫂照顾我母亲那样。老人家的需求可能会 FLT0269《焦点讨论: 父母的晚年照顾与后事安排》 5 让你的婚姻陷入困境。到底要照顾到什麽样的程度?我们 的责任是什麽?这些都是需要好好讨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