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青春期——你预备好回答难题了吗?

青少年主日学的一份调查显示:孩子们期待能获知真相

孩子 沟通 谈恋爱 / 约会 决定 婚姻与家庭 亲子教育 性爱 青少年

我儿子本杰明十二岁时的某天,他站在厨房里,小口小口地啃着烤薯片。那段时间我们一直待在一起,但大概有一周左右的时间,我们之间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有意义的谈话。所以,当我突然向他提问时,他肯定是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而我提问的目的,只是想与正处在青春期的儿子建立些联系。我问他:“儿子,你在学校里能一直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吗?”

为了表示强调,我停顿了一下——这倒不是因为这个问题还需要某种解释——继而补充道:“你知道,我指的就是色情读物——就是那些好奇的男孩子们传阅的低俗东西。”

我不知道问这个问题,最终会令谁更为惊讶——是面对父亲突如其来的问题的本杰明,还是听到他答复的我——儿子盯着我的眼睛,咧嘴微笑着说:“你问得还真巧。今天在学校,有个朋友带了一本《阁楼》(美国成人杂志),放在更衣室里。但我没看,我转身走了。”

“我真为你感到高兴!真为你高兴!”我特意说了两遍,想让肯定的言语渗透进这个正在成长的年轻人的内心。他咧嘴笑了,我看到他为自己做出的正确选择而感到自豪。


提问难题

我今天问本杰明的问题,是一个难堪的话题,但他回答的很好。我不禁想知道,是否有一天,我们的角色会互换。他可能会成为发问者,并对我问责。如果他对我提出令我吃惊的问题,那么,我大概会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浑身不自在。

作为父母,我们知道该如何向孩子提出难题,但是真正的问题是,如果孩子们按照我们的方式,向我们发问的时候,我们预备好回答他们的难题了吗?如果我们和孩子们角色互换的话——现在由你的孩子来问你,你预备好回答他或她的问题了吗?

在我们教会的青年团契中做的两个调查问卷显示:孩子们也会提出难题。以下是他们令人吃惊的回答。

问题:“你希望别人请你的父母和你谈论哪些话题?

回答如下:“爱抚。婚姻。性关系。人际关系。生物学。大学生活。异性约会。责任担当。分数。钱。约会。大麻。嗑药。开车。熄灯时间。零花钱。神。喝酒。小伙子们。朋友。游泳衣。同辈压力。自己做决定。关于爱。我的信仰。性。我自己。性。我的缺点。我在基督信仰道路上的跌到——如何才能胜过这些。朋友和男朋友的问题。朋友。立体声。女孩。钱。大学。离婚。

这些回答非常直白,我并没有特别在意。直到我问第二个问题,他们的回答才真正令我感到吃惊。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有人替你向你的父母问三个问题,你想问他们什么?”答案如下:

你为什么总是在公共场合拍自己女儿的屁股?

你们是基督徒吗?

为什么父母对子女谈话,总是会比子女对父母谈话要麻烦的多?有没有可能哪一天父母不再掌控孩子,而是相信自己已经正确教导过孩子们了?

约会——为什么不能早一些?买车——为什么不能早点买?

你觉得自己对孩子们是一视同仁吗?

你结婚的时候,是处子或处女吗?如果不是的话,你是多大年纪发生第一次性关系的?是和谁?

你们年轻时候参加过派对并喝酒了吗?你曾经做过哪些令你后悔的可怕事情?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孩子嗑药、抽烟,或者酗酒,你们会有什么感受?你们会怎么做?你们为什么要逃避棘手的事情?如果你们知道自己的孩子翘课,然后退学,没有上大学,你们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我要做些什么,才能让我妈妈再次信任我?为什么我妈妈和我姐姐因为我看起来不像她们就感到羞耻?

你们俩有过外遇吗?

对付孤独感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我会问我爸爸,他曾经对我妈妈做了什么而导致他们离婚了。我会问我妈妈,我爸爸是不是她第一个爱人。我会问我爸爸,他是不是欺骗了他现在的老婆。

你能毫无疑问地确信,你现在的婚姻会比你过去的婚姻更持久吗?你愿意在孩子面前,一一承认自己所犯过的错误,并且愿意做出补偿行为吗?”

你真能做得比我们都好吗?你真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好脾气吗?

我怎么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怎么能活得实际点?

我谈论基督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发怒?如果要你在我和你的生意之间做选择,并且必须放弃一样,你会选择哪一个,哪个对你来说最重要?你是要和自己的孩子沟通,还是仅仅想发号施令?

你真的爱我吗?你为什么要拿我和我姐姐做比较?

我那位同母异父的哥哥是谁的孩子?如果我不在的话,你会怎么生活?既然你总是说,自己活着都是为了我(而不是为了主活着)?

爸爸,你为什么总是走得那么远?

你们爱过我吗?甚至你们关心过我吗?你们认为我有价值吗?你们认为我能成就什么事吗?为什么你们甚至都不肯听我说话?

爸爸你曾有过外遇吗?你为什么酗酒?

你们在青少年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你们有过婚前性行为吗?

为什么父母明知被溺爱的孩子长大后会经历什么,还要去溺爱他们呢?

你们对伪造签字有什么想法?如果我让什么人怀孕了,我会有什么后果?

你们希望我找到怎样的女朋友?你们对我目前约会的女朋友怎么看?

为什么‘成功’那么重要?成功或类似的事情会让人进天堂吗?

什么事情最让你们感到失望?我做什么事情,最让你们感到欣慰,并让你们感到自豪?

如果你们现在没有家庭的束缚,你最想去做什么事情,或成为什么样的人?

你青春期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你是怎么处理的?你认为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为什么异性之间的爱抚不对?你们结婚的时候,是处子或处女吗?如果是的话,你们觉得等待是值得的吗?

读到这里,父母们作何感想?你们预备好回答孩子们的这些问题了吗?如果你们被问到这些问题,你们要怎么回答?你们在家中是否有顺服基督的生活?——如果有的话,有些问题是否原本就不会从你们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口中问出来,对吗?我们的下一代需要我们的榜样和对其生活的参与。我们要小心,不要去回避这些问题。如果可能的话,总要为着孩子利益的最大化,回答他们的问题。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6 《家庭生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