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长不大 怎能勇担当?

父亲用行动告诉我,做男人就要勇担当,为自己的选择、家庭、社区以及子孙后代承担责任。

独立 亲子教育 责任 孩子 男人 青少年 婚姻与家庭

有时候,一个最简单的举动就能说明一切。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带梅丽去俄勒冈州见我家人的情境。正值周末,父母便带我们去看一场大学篮球赛。然而,天公不作美,我们刚到篮球场,大雨倾盆而下。

我们只有一把伞,父亲怕梅丽和我淋湿,放下我们俩就开车带着母亲走了。父亲的举动对梅丽触动很深,她居然这么想:既然我的父亲是会照顾人的男人,那么这种男人气一定遗传给了我一些。

坦白说,我并非事事效仿父亲,但是在如何做一个合格的丈夫、伟大的父亲和真正的男人方面,我的确从他身上获益良多。我很幸运,有这么一位父亲时时教导我怎样承担责任。父亲为我们提供了殷实的家庭,疼爱我的母亲,尽心侍奉神,积极融入社区生活,协助母亲养大姐姐和我。父亲的坚定、稳重和睿智曾是我们的坚强后盾,现在仍是。

在这一点上,他始终如一。

最近,每每想起男人永远长不大这个话题,父亲的形象便浮现脑海,久久挥之不去。就拿梅丽遇到的事来说吧。她正参与小石城(美国阿肯色州首府)一项针对职场女性的事工,帮助她们解决婚姻问题。很多姐妹诉说,自己的丈夫结婚数年后便像重新回到了青少年时代,做起事来一股孩子气。他们抛妻弃子,寻些刺激,找艳遇,他们觉得自己生活缺少这些。

有个心理学名词“彼得·潘综合症”,指的就是那些不愿长大的青年人,而且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他们漂泊不定,工作换了又换,没完没了,买不起房子,便死皮赖脸地长期与父母挤在一块儿,或跟一群狐朋狗友拼房住,不务正业,不是沉迷于体育赛事和电脑游戏,就是饮酒作乐,寻花问柳。

这一代的青年不愿结婚,我们的文化传统也放纵他们享受青头小子的自由。知名社会学家迈克尔·坎摩尔在他最近出版的《男人国》一书中这样写道:

“男人国”是小伙子的天地,也是生活中一个未定义的阶段,介于青春期和成年之间,时间往往长达十数载,甚至更久…… 男人国又是一片区域,气味相投的年青人扎堆结帮,沆瀣一气,在这儿没有任何烦扰,父母、女友、工作、孩子以及其他任何麻烦事儿都抛之九霄云外。在这个黑白颠倒、杂乱无章的彼得·潘理念中,青头小子们逃避成年人的责任,保持男孩的穿着打扮,但他们依旧纠结于向世人证明他们是真男人,尽管现实的一切都背道而驰。

似乎这些青头小子心目中对男人形象的理解有偏差。在他们眼里,成人了就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因此,对他们而言,成家就意味着要放弃独立,而这正是他们所珍视的。想一想,有这种思维倾向,就算结了婚,他们又能成为什么样的丈夫和父亲。

父亲用行动告诉我,做男人就要勇担当,为自己的选择、家庭、社区和子孙后代承担责任。而成为这种男人的关键一步就是成家立业。

人类罪恶的本性渴望独立,希望按照自己的设想生活,逃避对上帝和他人应有的承诺。正如《以赛亚书》53:6中所写,“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

我们置身于这样一种文化:青春、貌美和独立备受恩宠,即使牺牲成长也在所不惜。当今社会,许多年轻人沉迷于充斥各种娱乐消遣的世界,以自我为中心,把任何承诺都抛之脑后。娱乐媒体也在鼓吹这样做没什么大不了,年轻人享乐要趁早。

在这样的世界,怎样成为真正的男人呢?答案很简单:师之于其他男人。无论年纪大小,生活中我们都需要他人的指导,为我们树立楷模,并激励我们做出正确抉择。

身为丈夫和父亲,要勇于担起养育下一代的重任。

缺失父爱的男孩,生活中要有成熟男人做良师益友。

还有那些不愿长大的青头小子,则需要同龄人和导师对之晓以大义,谆谆告诫,以期他们行事有男人做派。

《家庭生活》总裁丹尼斯·雷尼先生曾经写到,“虽然人人生活中都需要他人的指导,但那些自认内心深处还很孩子气的人,尤为必需。如果你发现自己长大成人了,但依然做事很稚嫩,孩子气十足,那么你身边的人正好可以给你提个醒儿。”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本文在周刊《婚姻备忘录》(Marriage Memo)2008年10月20日首发。免费订阅《婚姻备忘录》及《家庭生活》(Familylife)其他电子读物,请点击这里。浏览《婚姻备忘录》更多免费文章,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