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感外遇

我在身体上对丈夫有过不忠吗?没有。我在心里面有犯过淫乱的罪吗?有。

男人 沟通 上帝 婚姻与家庭 婚外情、奸淫罪

经过十五年的婚姻生活后,我对丈夫的心开始变冷淡了。他的工作时间不固定,他把大部分的空闲时间花在服侍教会方面。当我试着跟他说,能否少花一些时间在教会,多花一些时间陪陪我和孩子们时,他愤怒地回道: “你这是在拦阻我为神做工!”然后他开始惩罚我,在卧室对我不理不睬。

我感到被拒绝,很孤单,恰好一个朋友打电话来讨论一项即将开展的教会事工,于是我向他大倒苦水。这位朋友人很好,而且善解人意。不幸的是,在那之前从没有人告诉过我,和异性谈话时要谨慎。这个朋友是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

我们开始聊得越来越频繁。我以为那些谈话都很清白,虽然我们已经开始讨论他在婚姻中的挣扎了。渐渐地,我们的电话聊天开始升级为打情骂俏,他的电话成了我一周里最重要的事。我们两人都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配偶。

在教会里,我注意到他经常看我。我承认我非常享受那种关注,那些肯定的言辞,以及自己小女生般的迷恋所带来的“快感”。然而,如果有人问我是不是有外遇了,我肯定会否认的。毕竟,我们两人没有单独吃过午饭,没有秘密的约会,也没有身体的接触,只有偶尔的礼貌性拥抱和轻微的手上触碰。反正我们教会里的每个人都会互相拥抱,所以没有人会发现的……我大概是这样想的。

我们的情感出轨持续了一年多,直到有一天他对我说,“我想我爱上你了。”说实话,我对他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听到他这样说,我如梦初醒,被打回现实之中。我心烦意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比震惊,我哭道:“我都做了些什么?!”

当圣灵带我回顾自己的行为时,我不喜欢这个丑恶的事实。我在身体上对丈夫有过不忠吗?没有。我在心里面有犯过淫乱的罪吗?有。

我经历了好多天的痛苦挣扎,才终于在神面前屈膝降服下来。降服的一个定义是“放弃权利,不再占用和控制,交出权力” 。除此以外我还能做什么呢?我成为基督徒已经16年了。我的身体不是自己的,是用重价赎买回来的(林前6:20),我不能再照自己的意思来,而是要成就神的意思(路22:42)。

我向神承认,我对丈夫已经没有感觉,但是婚姻的盟约不能被破坏。我宁愿在余生中郁郁寡欢,也不愿使神的名受羞辱,使我的孩子们难堪,使我的家庭或别人的家庭遭到破坏。随着圣灵加能力给我,我在心里听到了耶稣曾反复问彼得的话(约21:15-17):“你爱我吗?”

“是的,主,我爱你,我要悔改。”

“那么,相信我,”那个微小的声音平静地说。

心怦怦跳个不停,我用颤抖的手拨通了电话,告诉朋友一切都结束了。“我不能再这么做了,因为主已经使我知罪了,”我告诉他,“请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从来没有强迫我做任何事,这次也没有。他没有为难我,很有风度地允许我离开。

那时我认为不需要把这件事告诉我丈夫。我们因为别的原因换了教会,而且说实话,我害怕向他承认这件事。新的教会对我们俩都有正面的影响,我们的关系开始慢慢改进。我们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我们又恢复了亲密的关系。

终于,当我感到心里平安后,在圣灵的催逼下,一个夜晚,我们坐在一起,我向他坦白了这件事。我不想让我们之间有任何秘密存在。

丈夫问了我几个问题,让我大吃一惊,他说:“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以为我看不见你们俩之间的打情骂俏吗?”至于为什么没有找我对质,他也说不上来,但是我被他的恩慈和饶恕深深地感动了。他也第一次承认,在这件事上他也有责任,因为他忽略了我和家庭。那是一个我永远难忘的神圣的时刻。我也永远不会忘记,几周之后他送给我的生日惊喜——一只14k金戒指,上面镶嵌着我的生辰石。

我从这个经历中学到五个重要的功课:

第一,我跟神的关系是最重要的,超过其他一切。我必须承认我那时远离了他。当我陷入危机时,我变得心烦意乱,我妥协了,使自己陷入了罪里。

第二,对丈夫的爱意是爱神和顺服神的直接结果。神会奖励顺服,神不会祝福我的罪和不顺服。当我让他重新坐在我生命的宝座上时,我开始得到生命中所需要的一切:爱和幸福。

第三,已婚的女人不应该对另一个男人大倒苦水,已婚的男人也不应该对另一个女人这么做。这是仇敌的陷阱。撒旦想让我们的生活和婚姻脱离正常的轨道,不要让他得逞!

第四,迷恋不是爱。迷恋是自私的,它达不到《哥林多前书》13:5-6里公义之爱的标准。

最后,我选择引导自己的心,而非让心引导我。《耶利米书》17:9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我学会了不要相信自己的心,不要让它来引导我,不要试图从它那里寻找真理。

现在,很多年过去了,我和丈夫的婚姻关系还在继续茁壮成长。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地爱他。创造婚姻的那一位知道如何挽救婚姻——挽救那些为了将来的荣耀而愿意降服、愿意放下自己生命的人。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10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