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用了吗?

很多年逾55岁的男人都认为他们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是时候该恢复“一家之长”的威严了!

孩子 上帝 婚姻与家庭 男人 事工与服侍

十几个男人围坐在一个知名乡村俱乐部的圆桌旁,他们都曾是高管,非常成功。他们中有领袖、有冠军。他们有聪明睿智的头脑。他们曾是冒险者,对成功和失败有着丰富的经验。

这些男人已有45到60年的婚姻生活,他们显然有很多东西可以和年轻一代分享。他们银灰色的头发也添增了他们的尊严感。

他们邀请我就“家庭生活”在坚固婚姻和家庭上的事工,发表10分钟的讲话。当我开始介绍我们的事工时,我无意中提起了几天后,我要做的一个面向高管的演讲,名为“一家之长的品质”。

接下来发生的事很有趣。我好像触动到了他们的神经,在接下来的45分钟里,他们向我提了数不清的问题。他们敞开心扉,分享他们的失落,挫败,疑惑和期望。

他们谈到他们已经成年的子女一点都不重视他们,将他们推至生活的边缘,他们被视为不必要的——除非是去给孩子当保姆——他们感到儿女的家庭真实地拒绝了他们的影响或参与。在教会里,唯一的参与机会又只是服务于管理工作委员会,给出建设性的意见。他们感叹,现在的文化已经变得如此年轻化,而他们却像是被阉割了——他们感觉自己已经没用了,没有什么可以给予的了。

这些男人——曾经是家庭、事业、社区中的王者——现在却失去了自己的定位。像是尘封在阁楼上的破碎古董,他们已失去了自身的意义。

但当他们互相交流的时候,我却能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他们渴望自己再次被挑战。战斗使他们变得坚毅、机智,这些贤能的士兵渴望重新嗅到战场上的浓烟,再次投入战斗。他们不想将自己的刀剑和铠甲换为高尔夫球杆和高尔夫球衫。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受造是有着比躺在躺椅里看新闻更高贵的目的。

我坐在那里,惊讶地发现什么才是“大盗贼”——那些被夺走荣誉的男人不再怀有梦想,某种合谋之力夺走了他们前进的勇气。

你,何至于此?

那天离开的时候,我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多数男人不知该如何看待衰老这件事。他们不知道圣经上是如何谈及人的老去的。他们追求自己的生活,而不再追求神。当他们退休后,他们一生的经验、智慧和能力就都浪费了。他们从社会主流文化中接受暗示,错误地认为他们的影响已经结束。

接着,我又想了一下:在我们认识的人中,有多少人能在60岁、70岁和80岁的时候还是精力充沛,依旧在信仰中成长,并依旧为神发挥着他们的影响力呢?做一个有理想、生机勃勃、积极乐观、并期待神使用自己的人——当你老了的时候,还愿意成为这样的人吗?

第二个结论则很明显——是时候恢复一家之长在家中的威严了!是时候建立高尚的新秩序了!拥有一生经验的男人们应该勇敢站起来,冲破障碍,为他们的孩子,孙子,社区和国家而战。

对于那些超过55岁——尤其是已经退休的人来说——我有一个严肃的问题:如果你的确已无计可施,那么你究竟是怎么使自己落到这般地步的?

你认为自己最好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你认为自己不再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予了吗?

难道你不想清晰地表述自己在之后岁月中的使命吗?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活着并为之感到骄傲吗?

你能想象其他人把你看作是一个……“一家之长”吗?

一个充满尊严的称谓

“一家之长”一词来自拉丁文“patri”,意思是“父亲”。韦氏词典认为家庭中“一家之长”的意思是“作父亲,或建立家庭的男性。一族中最年长的代表,或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不幸的是,在今天的文化中,很多人认为“一家之长”是一个不好的词。有些人会联想到大男子主义,或者一些用恐惧、暴力和操控来统治家族的自私男性。

但我相信这是一个充满着尊严的称谓。在旧约中,作为“一家之长”的亚伯拉罕,以撒,大卫,是各自家庭的头,并被描述为合神心意的男子。在今天的文化中,一家之长是那些将他们最后的岁月投身于下一代的男人,他们知道自己是可以对家庭和社区产生持续的影响力的。

当我的孩子长大成人并结婚,我开始对成为一家之长的想法产生了兴趣。我作为父亲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我知道,当孩子们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时,我就不再对他们的生活有之前那样的权柄了。但我同样开始意识到,我作为父亲的工作并没有完成——它只是变化了。尽管我的孩子们已经是成年人了,但他们依旧需要我的鼓励和祷告。我不再是召唤球员的教练,而成为了场边为他们加油的球迷。在当今的文化中,当年轻人建立起一个家庭,他们是需要热烈的掌声的。

作为一家之长,我们要为子孙欢呼,并告诉他们神在我们生命中的作为。我的一个孙子有一次问我神是如何帮助我创立“家庭生活”事工的,我就给他看了《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上的关于“家庭生活”的报道。我也想起了《诗篇》71篇17-18节,一段可以作为 “一家之长回忆录”的经文:“神啊,自我年幼时,你就教训我,直到如今,我传扬你奇妙的作为。神啊,我到年老发白的时候,求你不要离弃我,等我将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将你的大能指示后世的人。”

新的篇章

当我们进入生命的最后岁月,用我们积累下来的智慧和影响力去影响下一代,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这也是当今许多男性在晚年所需有的愿景。我想起了比尔巴伯(Bill Barber),一个很有幽默感的德克萨斯人。他跟他的儿子科雷一起来见我,当时我称呼他为“一家之长”。后来他写信给我说:他对我的称呼感到吃惊——“哎呀!我都没有意识到我是一家之长。”

比尔说,他被人称为讨厌的人、过时的人、一个骗子、可笑的人、疯狂的人、固执的人、一个无赖和“一个有手腕的谜样人物”。但是他却有点儿喜欢那个新头衔——“一家之长”。

“实际上,我真的很喜欢当一家之长”他写道。这比我多数同龄人想的要简单得多。你必须停止对抗,承认自己的年龄,并成为:1)一个鼓励者;2)一个仆人;3)一个训练门徒的人;4)一个安静有时的人;5)一个饶恕别人和自己的人——这其实并不痛苦。

“作一家之长也不算太坏。”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获权节选自丹尼斯?雷尼所著的《勇于担当:对勇敢男人的呼召》(Stepping Up: A Call to Courageous Manhood),家庭生活出版。版权 © 2011丹尼斯•雷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