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愿意面对的“棘手”问题

下面是我一直在面对的一些挑战。

挑战 改变 孩子 沟通 离婚 上帝 耶稣 领导力 事工与服侍

卡尔.桑德堡(Carl Sandburg)写道:“美国人需要重新探索的事物之一,就是那种富于创造性的独处的艺术。”

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指出我们需要去思考——人们需要用头脑来解决棘手问题。

我们需要思考,因为我们不需要那些雷同的、基于错误的旧观念而得出的相似结论。 “千篇一律的雷同”往往让人很舒服,不是吗?但别忘了,耶稣来是要带来改变。他挑战传统思维。他不断谈到人们需要改变——全新的改变,并回到最初的样式——不是遵从更世俗的样式,而是成为新造之“物”。

我将和你们分享一些我本人一直在努力解决的问题。大家知道,没人愿意面对那些尖锐、棘手的问题。

还记得布鲁尔兄弟兔(Br'er Rabbit,美国卡通形象)吗?布鲁尔兄弟兔喜欢荆棘地。对它而言,那就是家。它在我们多数人不惜一切代价躲开的地方茁壮成长。每个人都应该有这样一片荆棘地,所以,现在请允许我带你走到我自己的荆棘地里来。在这里,全部都是棘手问题。我希望这些问题能挑战你的想法。

来跳进这片荆棘地,冒着被一两根刺刺痛的风险,和我一起探索吧!这可能是你所读过的第一篇需要戴着手套才能阅读的文章!

荆棘地

耶稣基督改变人们的生活了吗?……我的意思是,他真的改变人们了吗?

如果耶稣的确这样做了,为什么今天在美国还有成百上千万的人们,口口声声自称是重生的基督徒,却对社会只有些微弱的影响力?为什么在美国还有那么多人明显忽视堕胎,色情和性放纵的问题?

我想知道我们会培养出什么样的孩子?我不知道,孩子们会不会因成人淡漠的反应而感到困惑,或者他们会反叛?会奋起抗议并排斥这个看起来对社会毫无功用的宗教?

一个获得重生的基督徒,就不会再有任何恶行了吗?

为什么在基督徒中,只有不到10%的人经常和人分享他们的信心见证?为什么我们害怕在邻居面前做见证——而眼看着他们的灵魂面临永恒毁灭的危机?为什么我们会以“耶稣基督为罪人而死”的好消息为羞耻?为什么今天这个世界没必要再去逼迫基督徒,也无需最终将他们杀害?

为什么我们很少谈论地狱?为什么很少谈论大审判?为什么很少谈论神儿女应尽的责任?为什么我们对已经过去的事如此看重,却对永恒的事如此漫不经心?

我们怎能不安地看着第三世界国家那些挨饿儿童的照片,除了为他们感到难过,却从来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

为什么那么多的基督徒弟兄在工作中进取心十足,是充满激情的领袖,而在家就成了一个闲散的人?

我们为什么会在与自己孩子谈论性的时候感到难堪而选择不作为,就那样默许这个世界灌输给我们的孩子扭曲的价值观,并允许他们以那种价值观看待神所赐下的性,这一从神而来的神圣礼物。我们为什么不和孩子们谈谈这个世界是如何滥用并败坏神原本的设计和用意的?

为什么这么多基督徒说他们要做属世的工作,并将其作为自己的服侍工场,而事实上他们很少或者根本无法在其中彰显出“神的呼召”?

为什么商界能不断涌现出那么多有才能、有天赋,并且训练有素的基督徒,为什么他们能帮助大企业赚几百万,而今天的教会却缺乏具备领导力的人才?为什么圣经似乎忽视事业这个话题,而更侧重去谈论人们的品格?

为什么会出现否认基督神性,削弱圣经权威,并称呼神为“她”的教会?而恰恰是在这些教会主日聚会的门前,停着那么多的车?一个接一个主日,我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向前开车,还是该走进那些教会,公然挑战他们的教导……要知道,耶稣正是这么做的!

为什么那些对冒险和失败的惧怕会让我们束手无措、畏缩不前,不敢尝试新的想法,不敢展望未来,也不敢为了基督去挑战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为孩子们所能找到的卓越、健康的榜样少得可怜?

为什么我们当中那么多的成年“英雄”们会像苍蝇一样堕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牧师和传教人都会因自身的道德问题和巨大的性格缺陷而被淘汰出禾场?

为什么我总是愤世嫉俗,不信任任何人?整本新约圣经恰恰是一部身处挣扎之中的圣徒和问题门徒的编年史,也正是这些人,见证了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而为什么我会如此惊讶于神百姓的跌倒?

为什么我们对牧师的期望如此之高,却不与他们共同肩负事工?为什么我们很少给牧师写信,感谢他对我们的生活和家人所付出的爱?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牧师私下遭受抑郁症的折磨?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牧师离开侍奉?

为什么耶稣说,一个男人所签过的支票正是他价值观的真实体现?为什么我们赚的多,却给的少?

为什么我们很少看到年长的基督徒过着生命旺盛、对周围极富感染力的生活?神批准他们退休了吗?

为什么我们很少打电话给我们的爸爸妈妈?为什么他们的邮箱里,很少收到我们作为儿女所表达的感谢和敬意?我想知道当我变老的时候,我是否希望我的孩子们能给我写信?

基督徒怎么可能还是如同过去一样生活,在他或她的生命中很少经历神超自然的动工,却还能在世俗的生活方式中心安理得?

为什么我们很少为最宝贵的事情付上我们的时间和精力?为什么我们还会为那些十年后就会变得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困扰不已,且为之生气?为什么我们完全不在意自己过世之后能给后代留下怎样的遗产?

为什么有那么多基督徒父母否定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夫妇原本可以生育却选择不生孩子?

为什么那么多人只是把耶稣基督看作为一个“备胎”?为什么我们只有在爆胎的时候才会认真寻求神,而当前面的道路一片繁荣昌盛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洋洋自得?

为什么有那么多基督徒会去辅导其他基督徒离婚?为什么教堂内的离婚率直逼当今世界的离婚率?

为什么有那么多基督徒似乎无法为自己的人生使命或自身活着的目的去征战和奋斗?为什么今天很多教会对大使命的紧迫感如此淡漠?我们还在等什么?难道在其他国家的弟兄姐妹们缺乏圣经装备、缺乏领导力和装备材料的情况下,依旧漠不关心吗?我们是这样的吗?

为什么我们不再讲论耶稣基督再来的信息了?

为什么我们不对自己扪心自问这些问题呢?为什么我们很少去思考这些问题的答案、结论或生发信心,并为之付诸行动呢?

最后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有一天,当我们都站在神面前,为自己的一生向神交账时,我们中间会有很多人后悔自己不曾认真对待神?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10家庭生活,版权所有